在学生开学之后的一段时间特别拥堵

2020-03-21 15:07

陈小钢:具体收多少钱,有一个测算的依据,根据年票测算的依据所确定的这个数字,我觉得是一种约定,大家应该都遵守。

陈小钢:限行一定要非常慎重。广州的情况要复杂很多。但是我们相信,如果能够进一步完善制度的设计,也是可以做到的。当广州的拥堵情况到了非要限行不可的时候,我们会拿出比较符合广州实际的措施。我还是赞同我们交警的一个分析,广州目前还没到非要限行不可的阶段,但是也存在这个可能。如果说限行,主要是这两个问题我们要解决好,一个是外地车牌本地使用的问题,第二个是对特定时间特别拥堵路段的交通拥堵采取限行措施。我们现在重点研究的也是天河体育中心、中山五路商圈等六个商圈。

记者:本月有官方消息表示咪表停车拟调整为阶梯式收费,能否介绍下相关调研情况?

陈小钢:已经在做,现在才4个月出报告不能说明问题,不足以信服,现在取样不够,你们给点时间我们取样好不好?

陈小钢:我可以肯定的是,合同期满后一定会用新的招租方式去经营管理。当然,这种方式具体细节还没有完全制定出来,还要吸收大家的讨论意见再确定。可以肯定的,一定是与现在不同的方式。

陈小钢:停车阶梯收费如何计费,将会出调研,但调研不能下结论。路边停车收费问题,要做事实检讨和反思,再依法依规调整按程序。

陈小钢:公咨委的这种做法,是广州一个很成功的尝试。我想,在交委系统,任何有用的或是成功的做法,我们都乐意去尝试和吸收。但是说到具体怎么做,我们恐怕还要考虑清楚,也要征得市政府的同意。

陈小钢:任何公共政策都不可能一下满足所有需求。物价局提出这个可能,还要按程序进行调整。公共政策效果不够好,媒体有时激烈批评,但我们对每一项公共政策是一直跟进的,评估期有长有短,大家的心态要平和,有时逼得太紧反而容易出错。

陈小钢:不会。我们有信心,通过跟市民充分地交流,形成共识后再实施。我相信广州市民对这个问题是很理性的,因为交通拥堵是对市民造成了不便,而不是我们政府。广州的拥堵有一个季候性的特点,在学生开学之后的一段时间特别拥堵,一旦放假就会通畅很多。如果解决好这个问题,我们城市的拥堵情况会好很多。

陈小钢:我现在想不出哪一部分有重复收费,年票是一个平均值,实际是按照车辆使用路桥的平均值算出来的价格。

陈小钢:我们讲,一个城市的管理,有情理法各种因素。在肯定合法性前提下,我们对它的合理性要做一些思考,我们会听大家的意见。现在确实有些问题,很多人故意回避。将来,我们通过建立制度,甚至引入有关的司法程序进行加强管理、严格管理。

陈小钢:应该说,广州现在是完全依照交通部和省市有关上位法的要求制定的,所谓合法性,我觉得没有任何疑问。以前曾经将年票的购买作为年审的前提条件,现在这个是没有法规支持的。

陈小钢:不要这样推断我说的话。目前采取路边停车收费调整是治堵其中方法之一,它的效果是有限的。真的要产生明显效果,要结合更多更有效而且大家更为接受的治理方法。

陈小钢:我们会通过集约性的公交系统来解决,比如说校车,通过建立安全、高效、通达性强的校车系统跟公交系统,特别是公交系统,来实现送小朋友上学的问题。未来会跟学校方面一同加强校车系统的建设。但我们还是认为,要将公交搞得更好。

陈小钢:解决城市拥堵要靠综合实施政策,调整路边停车价格,只是治理拥堵众多方法当中的一个。我们还要继续研究,应该还有,或者已经在考虑更多的办法。

陈小钢:各地有不同的情况,例如上海,它主要根据它的财政年审,跟中央对这个城市的道路财政政策所决定的。广州市的道路都是由我们自己来负责,没有更多其他办法。建路要用钱,只能通过年票的方式。

记者:年票收入用于公路建设,也有些地方公路建设是政府来承担的?

陈小钢:就是这几年才收那么多的高速费,超过年限收费的其实不多。

记者:两个咪表公司的经营权到期后,交委会不会考虑改革一下咪表公司招投标机制?

陈小钢:比较好是一年。如果大家着急,我们也可以半年,但半年的数据不一定能够说明全部问题。

陈小钢:这是一个我们怎么样遵守公共规则的问题了。我们只能是通过教育、宣传去感化。像地铁,到现在还有逃票的,这是不是破坏了公平、合理?但还是有人在做啊。